台湾金融监理沙盒终于三读通过,这次是玩真的还是只是玩沙?

作者:陈鼎文 (Jason Chen) beBit 微拓公司 大中华区总经理

2017 年末立法院三读通过「金融科技发展与创新实验条例」,台版的金融监理沙盒千呼万唤始出来,此条例的通过象徵着政府加速开放、改革的决心 ,金融科技业者终于有机会跨越门槛及法规限制,进行金融创新,这无疑是自 2015 年「数位金融 3.0 计画」推动以来最好的消息。

为什幺监理沙盒的通过对台湾金融科技发展如此意义重大呢?以电子支付为例,2015 年初即通过专法,国内业者前仆号继地投入,看似百家争鸣,发展逾三年来,却是雷声大雨点小。回头检视原因,除了消费场景建置不足、金融环境限制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则是主管机关在法规上的限制相对严格,业者普遍感到有志难伸。

未来,在监理沙盒的实验场域及期间内,业者将可不受现行法规限制试验创新,并且与监管者共同解决在测试过程中可能产生的监理与法律议题,对于促进金融科技创新意义重大。

谁将有机会进入金融监理沙盒?

面对这个大好机遇,各界似乎都跃跃欲试,金管会顾立雄主委也表示鼓励所有人申请,究竟谁将有机会进入监理沙盒呢?笔者认为, 未来的申请者将分为金融 (Fin) 及科技 (Tech) 两个维度。

首先是金融业者,对此读者可能感到不解,监理沙盒的立意不就是要颠覆传统,为何金融业者也来分一杯羹?台湾有部分积极创新的金融业者,近年来在基于生物辨识、人工智慧、区块链技术的业务开发上逐渐有所作为,以线上业务为主的数位银行、网路银行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随着监理沙盒上路, 积极创新的金融业者在未来很有可能与科技新创团队合作,以联合参与的形式进入监理沙盒 ,以确保创新业务符合主管机关要求,达节省成本、增加效率的目的。

再者则是科技业者,在此类型中 包含具有流量优势的电商平台及具有技术优势的科技新创团队 。电商平台挟带着既有规模、数据及技术,早有进军金融业的念头,只是过去碍于法规,跨界门槛高,如今透过监理沙盒可能有更大的想像空间。

另一方面,科技新创团队在台湾虽不断萌芽,在政府相对保守的立场下,生存却是大为不易。

部分创新模式处于模糊地带,虽未被明令禁止,却不容易被市场接受,也无法与既有金融业者顺利合作,如虚拟货币交易、ICO 等;部分创新模式受法规限制,无法彻底普及,如机器人理财,金管会虽已同意上路,但要求有投顾身分,对投顾本身也有限制,譬如规定须先经过客户同意,机器人才能重新调配投资组合,又或是如电子支付,金管会虽已通过专法,却订有经营门槛、交易上限、验证手续等,对于科技新创业者来说都还有调整空间。

不管是何种创新模式,都希望藉由监理沙盒的实验获得认可,在政府支持及保障下,进到市场与产业接轨,为企业及消费者提供服务。

究竟是玩真的,还是玩玩沙?

金融监理沙盒预计将在 2018 年第二季度进入申请阶段,在各界引颈企盼的同时, 该思考的是,法规通过只是第一步,究竟金管会将赋予监理沙盒什幺使命、目标和实际任务,将带领台湾金融科技走向何处?

未来监理沙盒可能走向两种完全不同的路径,一种是大家所期待的颠覆型创新,自产品、通路或是服务流程切入创新,提供企业及消费者不同以往更便利、流畅的金融服务体验;另一种则是大家不乐见的形式型创新,如同网路投保的概念,只是把线下商品搬到线上,本质未有太大的改变。

笔者认为, 金融监理沙盒必须真正走向颠覆型创新,才能促进金融科技创新发展,核心关键取决于当局者的改革决心和开放幅度 ,包含在审查过程中,愿意开放更多元的创意及团队进入,在实验期间保有一定弹性空间,如适时缩短实验期、减少繁冗流程等等,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在实验通过后,能确实并如期地修改相关法规,当局者在每一个环节的举措都将影响金融科技的创新动能及延续力。

既期待又怕失望落空

面对即将上路的金融监理沙盒,多数业者是既期待又怕失望落空,一方面期待透过沙盒得到政府的支持及资源,更好地实现技术与创意,最终能走向市场更有效地服务消费者;另一方面,又担心政府开了一扇门,又筑起了另一道墙,到头来只是白忙一场,枉费投入的时间及资源,再次回到原点。

——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