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融面对挑战,最需要的是官与民的「企图心」!

作者:林宇廷

「金融高层老屁股太多,「第三次金改」真有办法改变台湾金融现况吗?」概述了台湾金融改革的艰难道路,也提及行政院最新推出的「金融发展行动方案」。

这个堪称「第三次金改」的大架构,主要概念不脱以下几点:加强公司治理水準、扩张国际金融网路、鼓励金融机构整併、提升金融科技创新。想知道详细内容,可以直接在网路上看到行政院的会议简报。

行政院长赖清德喊出的战略目标,例如制定金融业 107 年对中小企业的放款成长目标为新台币 2,700 亿元、对五加二创新产业放款成长目标 2,000 亿元,目标是让产业跟金融携手进军国际市场。而台湾金融业的整体实力强不强?

其实是够强的,行政院副院长施俊吉就直指,台湾银行体系有 40 兆存款、上市柜公司市值有 37 兆、保险业有 23 兆元资金,加起来刚好 100 兆,台湾的财富够雄厚。但是这样雄厚的资金,在保守的金融环境下被侷限了。所以台湾空有超额存款,却没有良好的投资环境。

有良好的投资环境就要努力发展,因为没有人会停下来等台湾

过去台湾紧盯着中国市场,希望成为外资进入中国市场的滩头堡,甚至想着成为亚太金融中心,进一步超越香港,可惜这些目标是失败的。现在政府相对务实,针对台湾的金融问题着手改革,尝试引导资金进入生产活动,并打造台商的全球运筹后盾。也就是说,过去因循苟且靠着利息盈利的模式应该打破,台湾金融要大步迈向国际化。

但是国际竞争者不会等待台湾进步,纽约、伦敦与台湾的差距固然不用说,光是与台湾贸易依存最深的中国市场,就有香港这道天堑,还有上海紧追在后。中国市场有相当多的机会,而其他地方是怎幺布局的?

先来说说香港

香港早已是国际金融中心,中国近年推出的「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计画更是提供香港许多机会。当这些区域计画沿线的城市群要与全球企业打交道时,往往需要连接节点与金融服务,这时就须倚赖香港的金融业。

另外,香港金融管理局在 2017 年公布「智慧银行新纪元」的政策,大力强调金融科技与人才培育的重要性,而且也加强金融业者与金融监理机构的合作。

在金融科技方面,香港金管局计划推出快速支付系统、引入虚拟银行、开放 API 等政策,香港的金融监理沙盒也将升级至 2.0 版。另外还会加强跨境金融科技合作,在 香港金管局的新闻稿 中提到,正在与香港银行合作开发分布式分类帐技术贸易融资平台,并且会与新加坡合作。

如果笔者没有误会,这就是区块链分散式帐本平台,目前新加坡政府是开发者中的领头羊,香港也计画加强双方合作。

人才培育方面,香港政府则在 2017 年架设了「职业资历行动步骤」(Vocational Qualifications Pathway,简称 VQP)试验计划,协助银行业者制定八大核心职能培训方案。

2018 年财政预算案报告中,香港政府还宣布将对「持续进修基金」(Continuing Education Fund)再投入港币 85 亿元(约新台币 322.01 亿元),并将该基金的补助上限由每名申请人港币 10,000 元提高至港币 20,000 元。此外香港政府还有一系列人才培育计画。

提供专业资格课程与认证的香港银行学会,甚至还推出等同硕士学历的全新银行专业资格「银行专业会士」(Certified Banker),协助银行从业人员及有志加入银行工作的大学生提升并掌握所需技能。香港银行学会近来的培训内容也增加了反洗钱与反恐融资、金融科技与创新的课程或认证资格。

从以上这些措施看来,香港在既有的金融专业上,强化了未来金融业最需要的金融人才与科技布局,也配合国际市场需求準备了反洗钱与反恐措施。其实香港金管局公布的大方向,与台湾金管会的方案相当重叠,但实际比起来,台湾的国际化程度、金融操盘专业度就是矮人一截。

原因还是在于台湾的财金帮结构,财金帮现像不是指金融业高层不流动,而是台湾的财经部会向来有退休官员到公股行库酬庸当董总的传统,而这些威权时代留下的老官员,往往是裙带凌驾专业,管理能力矮人一截也就不足为奇了。

上海秉持着中国的基础优势突飞猛进

除了香港难以追赶,台湾还得面对上海的威胁。儘管中国的经济体质仍然严重落后,但中国拥有后发优势、庞大市场、以及专制政府的力量做后盾,在改革开放后,大量成长的中国企业为中国的股市创造无数题材,中国也凭藉巨大的外汇用主权基金或者亚投行在全世界做资本操作。

然而中国这个再起的经济巨人,在金融领域并不优秀。中国法律禁止或限制外国人直接持有一家中国公司的股份,而且人民币流动也受到严密的监管而难以国际化,这让中国巨大的储蓄难以在国际市场施展。

6 月 21 日法国世界报记者 Philippe Escande 的文章中直呼中国是金融侏儒,并以小米在上海上市失败作为案例,说明中国金融市场不自由且难以说服投资人。

不过,也是在 6 月 21 日,上海市自贸试验区管委会发布《关于扩大金融服务业对外开放,进一步形成开发开放新优势的意见》推出 25 条措施,主轴正是国际化。法国世界报指出了外资受限问题,上海自贸区这次恰好主打要对外资更加开放。

这 25 条措施涵盖六大面向,更精简来说就是对外资更加开放、培育与吸引人才、金融监理法规与国际接轨。我们可以看到上海自贸区并未强调金融科技的发展,这并不表示中国不重视这块,毕竟我们很清楚中国在支付系统上已经取得傲人成就。

后发优势、庞大市场、以及专制政府的力量,这些利器虽然厉害,但也不至于一夕改变全球资本市场的现况。然而对于台湾金融业来说,已经是足够强大的威胁。别的不说,最重要的吸引外资与招募人才,台湾对上中国市场几无招架之力。

加上中国佔台湾出口份额的四成,如果台湾金融业自身的跨国营运能力不足,将来很可能被中资金融业握住台湾的金流,到时不只是经济竞争力的逆转,更会是巨大的国安危机。

台湾金融法律应尽快跟上国际标準,以修整台湾金融体质

台湾该如何面对这些挑战?稳扎稳打调整体质即是根本之道。

如果台湾业者能够跨出台湾市场的侷限,学习香港、新加坡立足全球市场的专业,也就不怕人才外流的问题,留人用人始终是王道。要能留人用人,儘早淘汰台湾坏肥猫也就成为重大课题。台湾拥有足够的资本,也有不错的人才库,但是保守弱小的金融机构、酬庸怠惰的裙带人事都太多。

政府如果有心要提升台湾金融业的水準,光是撒钱还不够,合併金融机构与整顿财金帮人事,才能确实改善台湾的金融体质。

除此之外,在资本市场走向国际化,以及国际反洗钱、反恐需求日益升高的趋势下,台湾的金融监理法规就更必须加紧跟上国际标準。如何提升公司治理水準、促进金融科技创新,都有赖更健全的法规。

但是在内有小人盘据、外有强敌环伺情况下,台湾的金融战略能怎幺突破?就看官民合作致力改革的企图心到什幺程度了!

:东亚金融战略大竞逐,台湾的企图心能否脱颖而出?〉。意投稿者可寄至:[email protected],经编辑檯审核并评估合宜性后再行刊登,首图来源:Pixabay。)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